三十七息

【6h/烟酒】眼神交流√



梗来自小伙伴的“公子和老大眼神交流不是特别厉害嘛”

是的,超厉害(虽然几乎是超能力的程度了吧hhh)

(可以看懂他们眼神交流的佑哥也...ww)

眼交不是猎奇的那个眼交(√)

想畫顧飛!

(久久的上來吼一句

嗯……2017對lo主的印象……

不好意思今年幾乎沒怎麼更新……

【酒烟】不是愚人节玩笑

·短小,突然的脑洞
·莫名其妙的小甜文?
·谈恋爱以外的剧情不用太认真(x
·lv2-6程度的ooc
·即使这样也OK?


————————————————
韩家公子掀开酒馆包厢,一二三四……加上自己,五。
少了一个人?谁胆子那么大敢迟到老子我召开的作战会议?
「…御天。」韩家公子点名,「剑鬼呢?」
被叫到的御天神鸣神秘兮兮的笑了:「老大刚刚被女生叫出去告白啦!」
韩家公子没说话,往就坐在御天旁边的战无伤看去。
战无伤本来也跟旁边的一起神秘兮兮的,在注意到韩家公子的视线后马上装得人模狗样的:「哦,只是被女生叫出去而已,不确定是不是告白。」
韩家公子往下一个人看去。
「嗯?看我?」顾飞稍稍正坐,「他只说了被叫出去而已,没有说是女生。」
「哦。」韩家公子应了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瓶酒,坐在位置上喝了起来。
「咳,老大是说被叫出去,离开前有跟我们说过对方的id,对方是个女生,法师,还是我们行会的。」佑哥补充,他本来很期待被提问的,结果公子刚好到他前一个就停了,佑哥很痛苦。
叫出去做什么……公子没问,虽然自己也能推理出个百分之八十,但还是听他本人解释比较好。
想着,然后有人走进包厢了:「我回来了。」
「老大!」御天神鸣起哄,「对方叫你出去干嘛?」
「告白……」
「哦哦哦哦哦哦!!」
「安静。」韩家公子敲了一下御天神鸣的头。
剑鬼继续说下去:「玩笑而已,是跟朋友闹着玩的大冒险,她说大家都情绪高涨着不好推掉,用行会聊天室怕闹太大,私聊又没证据,说是出去演一下告白马上就好。」
「哦哦……」大家表示惋惜,「没关系,老大人这么好,一定马上就可以有对象的。」
「对啊对啊。」
「没错没错。」
听起来就很像交不到一样……不过剑鬼对这件事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要开始讨论战术了吗?」
「嗯。」韩家公子点点头,「首先,剑鬼你迟到了,罚你去买酒请大家喝。」
剑鬼愣了愣,要说的话真正迟来的人是韩家公子。不过他也并不过不在意请大家喝点酒这些钱,也就豪迈的去买了。
在大家表面上强烈指责一轮韩家公子之后便开始一边喝酒着剑鬼买的酒一边讨论战术了。
…………
「都跟老子这么久了,怎么酒量还是这么差? 」
「…那是你酒量太好了…」
讨论结束后,剑鬼把背靠在韩家公子身上试图让自己好受点,韩家公子也任他靠在自己身上继续喝着自己的酒,反正包厢里也没有其他人。
「别睡着,也别搞出断片的事情来,本公子不想再说一次说过的事了。」
「……」剑鬼没有回应。
「干嘛,期待着有人跟你告白吗?」
「…算了吧。」剑鬼默默,「就算不也是愚人节也常常被这样恶作剧,我本来就没有太期待。」
「都跟老子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么没自信?」
「…那是你太自信了…」剑鬼第二次瞎说大实话。
两个人就这样彼此靠着不说话了一阵子。
「那如果对方的告白不是开玩笑的话,你打算怎么拒绝?」韩家公子先开口了。
为什么是以拒绝为前提啊…?这个话题不是结束了吗?剑鬼思维有点转不过来。
「就…拒绝啊?」
「为什么?」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剑鬼抹了把自己不怎么好看的脸,稍微清醒了才意识到自己讲了什么:「呃不是,我是说…」

「我喜欢你。」

「……」剑鬼呆呆的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公子,皱眉:「别开我玩笑了…」
「如果我说不是玩笑呢?」
剑鬼又好一阵子不说话了。
「喂,别睡,本公子说过不想再讲一次的。」韩家公子不体贴的拍了拍刚喝醉酒还有点头痛的剑鬼,「跟本公子在一起吧。」
「……好。」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有人会觉得是癞蛤蟆和天鹅……先不论谁是天鹅谁是癞蛤蟆,总之听起来简直像一个玩笑。
但这不是愚人节的玩笑。

(end)

雙鬼-好亮!
之前重看一次網近的時候才注意到顧飛第一次看到公子的時候,公子是搭在劍鬼肩膀上的...
顧飛:靚
我:我也覺得好亮(不是那個亮x

漂御-年齡?

(左右手私設有)
重溫網近看到漂流說『果然』...該不會漂流在這之前就很在意御天了吧?

不是的話就可以了嘿嘿嘿【等等

【酒烟】盗贼与牧师⑤(END)

        ⑤

·半架空
·以平行世界为背景的现实设定
·欢迎捉虫…!
·有出现反派永远的情况
·永远粉斟酌观赏
·LV1-7程度的OOC
·即使这样也OK?


————————————————
剑鬼的盗窃生涯要说的话并没有很长,也就二十多年罢了。
二十年固然不短,不过剑鬼以为他会做一辈子…跟一辈子比起来,二十年也就不是那么久了。
要说这二十多年的盗贼生活偷过价值最高的东西是什么的话、那大概就是在他放弃盗贼这个身份的那一天...

「——你说什么…?」
「我说、韩家公子被抓走了!」
「嘘...小声点!」剑鬼慌忙把千里一醉拉到角落。听是肯定聽到了,就只是难以置信而已,那個料事入神的韓家公子...
比起那个,剑鬼比较在意为什么千里特别跑来告诉自己这件事...「难道你是我要去救他吗!?」剑鬼才惊觉。
「啊?你不去救他吗?你们不是同伴吗?」千里一醉做了个反问,结果的答复是一个疑惑的表情。
「啊?你们不是同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千里一醉懵了。
这个问题就是剑鬼自己也答不上来,含糊的用嗯嗯哦哦回答之后询问是关在哪里。虽然大概不是同伴,但剑鬼想把他救出来——打从在教堂的时候。
同时,剑鬼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千里一醉。
「嗯?怀疑我?」
「不是。」剑鬼打断,「我想为曾经怀疑你道歉。」
以千里一醉法师的身份,真正要做的当然是把剑鬼一起送进地牢而不是来提醒他韩家公子被抓了,当然这也可能会是一场阴谋,不过剑鬼觉得这绝对不会是千里一醉的作风。
千里一醉愣了愣,然后笑了笑:「这么正直?真难相信你是盗贼啊。」

剑鬼又一次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千里一醉:「彼此彼此。」


韩家公子在地牢里静静的听着。
士兵来来回回的传告着,他隐约可以听见他们说明天就用他是光明牧师又是背叛者的身份大作文章,当即处以死刑。
切,韩家公子心底嘲讽了一声,摸了摸手边才想起来这里不会有酒的,觉得很无聊就靠着墙闭上眼睛休息了。没事的,到目前为止都跟『原本计划』的一样,本来就没有差错。造成计划变动的都是那个盗贼...
——骚动声。
韩家公子没有张开眼睛去确认,但似乎就是自己想的那个盗贼?骚动越来越大,而且似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真的是他。
「韩家公子!」撂倒了最后一个守卫后,剑鬼出现在韩家公子面前并且两三下就把地牢门打开了:「快走!」
「……」不,他不允许有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但剑鬼这家伙...韩家公子皱眉,握住伸过来的那只手——连允许都是第一次。
「喂,剑鬼。」
「嘘、追兵要来…」
韩家公子没有理会这些:「你知道多少?」
「......」
他知道剑鬼是正直,但绝不是白痴,应该多少感觉到了一点:计划这样漏洞百出,是因为韩家公子本来就是要留下破绽,让自己被抓住。并且利用自己是光明牧师这点,让人觉得牧师学院还有很多隐患,抱持戒心。没有人不会心疼自己的钱,如果很多人一起追究起这件事的话事情很容易被查出。

这一切的前提是,牺牲自己。

「...不多。」剑鬼吐了两个字又什么都不说了,绕是韩家公子也看不透他到底知道多少。
「那你为什么救我?」韩家公子又问。
「......」剑鬼沉默了一下,「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我们合作得不错?」
韩家公子也沉默了一下、但也就一下,马上又抓着剑鬼说了句:「往那边。」同时剑鬼没有一点疑惑,带着韩家公子往指的地方跑。
边跑,韩家公子喃喃了一句:「如果有他们交易的证据就好了...」
耳边传来声音:「有。」
「...?」韩家公子难得的愣住了,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剑鬼,确认刚刚说话的是他:「有什么?」
剑鬼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卷轴当做回答。
「这个是...」记忆黑匣——可以记录周遭一定范围内的影像和声音...韩家公子知道这是什么,比起惊讶更重要的是开始思考新计划。思考间,剑鬼也没催促,只是收起了记忆黑匣看着韩家公子。
「...那边那個透气窗,搭把手。」
剑鬼照做,把韩家公子扛了上去,跟以前一样。
「去英奇的宴会那里,等我汇合!」韩家公子说了,看剑鬼点头示意后才转身从透气窗跳下。
剑鬼只身一人,他知道怎么进来的当然也知道怎么出去,为了不被人发现还使用了潜伏,他可是盗贼啊。

「...永远?」
「!」突然有人在自己耳边叫自己的名字让永远吓了一跳,同时又担心被那个盜賊发现自己一直在旁边偷听,慌忙捂住同伴的嘴巴:「噓!」
「??」被捂住嘴巴的同伴一脸茫然。

「...传令下去,快让人在之前的宴会上埋伏。」


从透气窗逃到了外面,确认周围没有人并且逃到了宴会会场,因为异常容易还让韩家公子松了口气。会场的人很多,韩家公子轻而易举的混进去了。如果没有误差的话,接下来要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不准动!」突然间,有人从背后伸出一把剑抵住了韩家公子的喉咙。
他没有动,只是抬眼看了看周围。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被包围了,周围一圈的人都拿着武器戒备着,而再外围的人对这样的情况有点害怕...看起来就像原本宴会举行着突然有外人插进来一样。
韩家公子笑笑。
「我就不信这次众目睽睽之下你还能逃得掉。」拿武器抵住韩家公子喉咙的人,永远说。
「哼...」这次韩家公子毫不忌讳的笑出了声。这一哼马上引起了永远立刻不满起他的态度来...要不要干脆先让这家伙吃点苦头啊?不然再让对方逃掉就不好了...
然而就在永远思考着的时候,韩家公子那张嘲讽的脸突看不见了...不对,是整个人都看不见了——就像上次宴会一样,突然有人关掉了灯。不过虽然看不见,但永远还是感觉得到他的左手正抓着韩家公子,他逃不掉的:「快去发电室看看!说不定那个盗贼还在那里...」

哒。

永远的话还没说完,视线又亮了起来...不过永远马上看到的不是韩家公子嘲讽的脸,而是自己的身影。他看到的那个自己的身影就走在盖世英奇身后,走在牧师学院领导者的身后...
是记忆黑匣!永远深感不妙,果然看到之后影像里的盖世英奇和大牧师正肆无忌惮的讨论着假募款的事情。
周围稀稀疏疏传来讨论的声音,对着影像里的永远指指点点的,对着站在那里的永远指指点点的...永远背后渐渐发凉,感觉自己就像在陷进下找到面包屑而高兴的鸟儿,等到一扯开木棍,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逃也逃不走...
『我就不信这次众目睽睽之下你还能逃得掉。』永远想起来自己好像也用这句话笑韩家公子...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笑,因为这实在是太好笑了。 他有些丧失了斗志。
剑鬼把握住这个机会,一把把韩家公子从永远身旁扯开来。
「啊...快去追!」永远才惊醒,慌忙指挥周围的人,但那名盗贼与牧师马上混入人群,大家的视线都在记忆黑匣的影像上,根本没有人去阻拦他们。反倒是在场鹰之团的成员们被人群狠狠的怒视着。

这真是一个失策,他们被包围了。

从光线昏暗的会场逃出来后来到太阳底下剑鬼才放下戒备的心,回头看着韩家公子。韩家公子则是微抬头,用赞许部下的口气说:「不错得合作。」
合作吗...剑鬼也笑笑,对着韩家公子说:「我们逃走吧。」
光是从那个会场逃走当然还不够,剑鬼想逃到一个他不再是盗贼,韩家公子也不是牧师的地方去。
剑鬼没有想过他盗贼生活偷过价值最高的东西就是在他放弃盗贼这个身份的那一天,他直接从牧师学院里面偷了一个牧师出来。也没有想过在混进教堂祈祷的那一天会答应和一名牧师合作,而且这一合作...

「好,我们走吧。」对方回答。

就是一辈子这么长。

(END)

我爱网近,我在LOFTER

#大概是...占tag吧...抱歉...#

最牛作品:作品1作品2作品3

最爱博客:@獨坐幽篁裡♥(路平的專屬癡漢^q^)靴下猫腰子燃烧原野

查看详情

...想了解一下自己按耐不住做了這個。
是說最愛博客果然還是阿酷啊...!謝謝阿酷一直以來好吃又高產的糧√

不過看到最愛博客統計出來的時候我有一種「我一直都知道啊...」的感覺...畢竟這三部,尤其是作品1的熱度實在是超出我的想像。
那個時候大概還是創作中期時吧...知道原來我也可以爬那麼高謝謝你們的紅心和藍手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動力。即使在成長後再也沒有達到那樣的高度我也很滿足,謝謝。

雖然我還有兩個子博...但唯一主博是主刷網近沒有混雜其他東西、以及唯一圖文雙修的。嗯...大概是我覺得其他圈子的熱度並不需要我動筆寫文吧。
網近我覺得它好看得委屈,每天都是巴不得安利向全世界的啊...!所以早期的我在拼命的創作...

umm...今年的作品跟以往相比真是...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大概是淡了,中途也有想過要不要推翻自己簡介寫的那句「刷網近是唯一的選擇」...想想還是算了,主博還是專心繼續刷網近吧。

最近開始網近三刷了,大概會有一波創作......我是說大概,我的手感追不上手速也比不上腦洞...好多梗都在一兩年前就想好了...balbala...
然後吊飾也...嗯...可以的話我想在大學畢業以前做出一系列網近的吊飾。

雖然淡了,但網近在我心中依舊是第一名。

始終如一。

百顧-心跳?

不管看幾次還是覺得顧老師的笑容最棒了...
百世你也是這麼想的對吧!!(什麼)

 

雖然百世武力和智商都比不過顧飛,
甚至被顧飛打到用娘炮的姿勢防禦哈哈哈哈

但我還是百顧(誰信#

話說顧飛的攻擊只有1點傷害 (超可愛(??)

弦葉-霸道三少愛上我(???)


吃我一發冷cp安利!!!
身陷恐懼之中的小五多麼可愛!(醒醒#
弦哥多麼霸道!!(???)
多麼好吃!!!!(????

下一页 »

© 三十七息

Powered by LOFTER